深圳人才驰锐 解放军2015夏季将领调整 涉副大军区级至少16人

来源: 中国新闻网 | 2015-08-03 10:29:52 | 作者:深圳人才驰锐

“八一”建军节前夕,解放军按惯例进行了一轮夏季高级将领调整和进衔仪式。截至目前,副大军区级层面的调整,经北京青年报记者向内部人士确认的至少涉及16人。本轮调整

“八一”建军节前夕,解放军按惯例进行了一轮夏季高级将领调整和进衔仪式。截至目前,副大军区级层面的调整,经北京青年报记者向内部人士确认的至少涉及16人。本轮调整涉及三大军兵种、二炮、大军区、军事院校,其中,大多为政治干部的调整。调整后,副大军区级及以上级别的干部中,“60后”得以扩容。
多项调整为跨军兵种
在本轮夏季解放军高级将领调整中,不少是跨军兵种的调整,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例如,海军北海舰队原政委白文奇出任济南军区空军政委。简历显示,白文奇先后在东海、南海以及北海舰队航空兵部队担任职务。曾任海军南海舰队航空兵政治部主任、海军北海舰队副政治委员兼舰队航空兵政治委员。海军政治部原副主任康非接替白文奇出任北海舰队政委,同时他也担任济南军区副政委。再如,总政组织部部长方向“跨界”被任命为武警部队政治部主任,由军级干部擢升为副大军区级。
此外,第二炮兵副政委由成都军区原副政委陈平华担任,隶属北京军区的“万岁军”38集团军军长刘振立则奔赴武警部队,出任参谋长一职,两者调动都属于跨军兵种调整,调整后也均为副大军区级。
值得注意的是,在跨军兵种调整以外,总部单位与军区间也形成互动。除了上文提到的方向以外,此轮调整中,原总参谋部军训部长郑和出任成都军区副司令。跨军兵种使用干部在内部人士看来是多元化培养干部的方式,同时也是为了适应和监理联合作战指挥体系。
今年5月发布的国防白皮书《中国的军事战略》中写道,“按照权威、精干、灵便、高效的要求,建立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。”“运用信息系统把各种作战力量、作战单元、作战要素融合集成为整体作战能力,逐步构建作战要素无缝链接、作战平台自主协同的一体化联合作战体系。”
涉及政治干部近七成
在内部人士看来,此次调整的一个突出特征是,大多调动为政治干部的调整,涉及多个单位的政委以及政治部负责人。
七大军区中,南京、成都、北京以及沈阳军区的副政委职务均有变动。例如,成都军区原副政委张书国调往北京军区出任政治部主任,接替他的是南京军区原副政委白吕;沈阳军区的原副政委侯贺华外调至军事科学院;另如,成都军区原副政委陈平华调至二炮任副政委;姚立功也是在武警政治部主任与武警部队副政委间调整。此外,空军内所涉及的副大军区级调整也都是与政治干部有关系。
总体看来,军事主官的调整仅涉及以下四人:原武警部队参谋长牛志忠转任武警部队副司令员,总参军训部原部长郑和出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员,原海军北海舰队参谋长王海出任海军副司令员,原国防大学科研部部长秦天出任军科院副院长。其他变动均为涉及政治干部的调整。
去年10月30日举行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。他指出,全军必须紧紧围绕我军政治工作的时代主题,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我军政治工作,充分发挥政治工作对强军兴军的生命线作用。
他说:“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是强军之魂,铸牢军魂是我军政治工作的核心任务,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。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,必须坚持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。各级党委要把落实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制度作为第一位责任,把党领导军队一系列制度贯彻到部队建设各领域和完成任务全过程,确保党指挥枪的原则落地生根。”
空军三大军区政委“进京”
此次空军将领的调整特点鲜明,三大军区的空军政委纷纷“进京”,南京军区原副政委兼军区空军政委于忠福升任空军政委,他也是此次调整罕见的正大军区级的干部。
此外,沈阳军区原副政委兼军区空军政委赵以良调任空军副政委,原济南军区副政委兼军区空军政委范骁骏调任空军政治部主任,两者均为平级调动,仍为副大军区级职务。
据了解,于忠福接替的是到龄退休的原空军政委田修思。他在这一职务上仅仅工作了一年,不过,在此之前,他曾于济南军区出任同样职务,一年半后平调至南京军区,同时晋升为空军中将军衔。
公开资料显示,于忠福1956年生,他擅长书法和写作,尤其擅长隶、篆、行,被誉为“军内书法家”。他还曾任上海中华书画协会第五届(2009)理事会名誉理事长、上海天艺书画院名誉院长等职。
新任空军副政委赵以良同时具备空军基层和空军政治部的经验,曾经在空军25师某团机务大队担任特设师,也在空军政治部出任过组织部部长。后来,他出任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副主任、主任,空降兵15军政委。2009年3月任沈阳军区空军政委,晋升为副大军区级将领。
新任空军政治部主任范骁骏长期在空军政工系统工作,曾在北京军区空军政治部、广州军区空军政治部和空降兵第15军任职。在7月21日举行的空军将官进衔仪式上,范骁骏被晋升为中将。
科研院所与军区有所互动
此次高级将领调整所涉及的军内科研院所并不多,仅有两位,其中,沈阳军区原副政委侯贺华调往军事科学院出任副政委,这一调动体现了军区与科研院所干部的互动。此外,国防大学科研部部长秦天升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,与侯贺华成为同事。国防大学与军事科学院是解放军仅有的两所正大军区级的科研院所。
侯贺华早年在国防科工委和总装备部工作。2011年,侯贺华升任沈阳军区副政委兼纪委书记,成为副大军区级将领,2012年晋升中将军衔。他是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之一。
国防大学科研部部长秦天升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。秦天是将门之后,父亲是原国防部部长、上将秦基伟,其胞兄秦卫江现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。
一批“60后”晋升“大区副”
随着这一次将领调整,解放军“60后”的副大军区级将领就此扩容。从2014年末的一轮调整中,最后一批“40后”告别副大军区级岗位,“60后”跻身副大军区级职位,开始担负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
据北青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本轮调整涉及的副大军区级“60后”包括:1964年出生的武警部队参谋长刘振立,1961年出生的成都军区副政委白吕,1960年出生的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张书国等。其他也多为“55后”的干部。
根据能够查阅到的公开报道,今年51岁的刘振立履新后成为中国目前最年轻的副大军区级的将领。在去年上合组织“和平使命-2014”联合军事演习中,刘振立担任五方联合实兵指挥所指挥长并接受媒体采访。
此外,日前中央军委在北京八一大楼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,夏季解放军进衔也已结束。随着新一轮进衔,解放军现役上将达到38位,其中,据北青报记者统计,“50后”上将已占近九成。
据知情人士介绍,根据目前我国军官职务级别与军衔级别的设置,一般一个职务对应两个“配套”的军衔。以一名副大军区级的干部为例,他既可能是中将,也可能是少将,中将为主。对于一名正军职的干部来说,他既可能是少将,也可能是中将,以少将为主。有可能职务的晋升稍快于或慢于军衔的授予,但是总体是匹配的。文/本报记者 岳菲菲 

上一篇:社稷俄如缀 县委书记敛财上亿获死缓 称未获提拔后只想挣钱

下一篇:北条麻妃出租车 因暴雨中断的陇海铁路3日4时许恢复运行

热点排行

专题

调查